成都安特菲尔新材料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产品目录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28-5320216
邮箱:service@castle-bc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青岛进口棉花压港70万吨创新高 囤一吨亏3000元

编辑:成都安特菲尔新材料有限公司  字号:
摘要:青岛进口棉花压港70万吨创新高 囤一吨亏3000元
今年四月的时候,记者在全国第一大棉花进口口岸–青岛黄岛港采访时看到,大量棉花积压在港口,很多棉企和贸易商为找地方存棉花而急得团团转,那个时候棉花的价格已经从高位回落到2万2100元一吨。时隔两个月之后,现在的棉价是1万9000元一吨,那么,青岛黄岛港的棉花积压又有何最新变化呢?

所有库房都堆满

记者来到青岛黄岛港保税区的时候,正赶上一家物流的保税库在装卸棉花,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今天等着进库的棉花有十车,而出库的棉花却只有两车。

青岛金宇物流有限公司保税仓库工作人员:今天查验的是十车,来的是十车,出的是第二车,那两个车也是。

记者:这段时间都是这样?

工作人员:对。

在保税区仓库里,记者看到,一垛垛的棉花已经接近屋顶,而这样的仓库吧还算宽松的。在这里记者发现了一宗2011年7月份进口的棉花,物流公司介绍说,在黄岛码头,积压一年已是司空见惯,以往贸易商手里压上万吨的货就算多的了,现在压上几万、甚至十万吨货的已经不在少数。

记者:贸易商压货最多的多少?

青岛金宇物流有限公司棉花业务主管刘明:有的5万吨,10万吨。

在这家物流公司总经理王全强的办公室,我们遇见一位客户来找王总要地方堆放即将到岸的棉花。

山东阳谷顺达纺织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杰:六月底我这仓库要到2000吨美棉,仓库你想想办法?

青岛金宇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全强:你来肯定没问题,虽然仓库已经很紧张,现在已经到了11万平米,非常满,过道都准备要放货了。

在黄岛海关保税仓库监控室,记者看到,几乎每个棉花仓库里的棉花都是满满当当,平常存放棉花的保税库只有3个,现在增加到了7个,基本上能放棉花的仓库都堆满了。

青岛黄岛保税仓库监管小组组长李建峰:从2012年1月到5月份,进口棉花增长非常大,同比增长30%左右。

据青岛海关统计,今年前4个月山东口岸进口棉花79万吨,比去年同期增加了81.8%,而国家发改委近期发布的数据,5月份我国进口棉花达50.2万吨,同比增幅达246.2%,今年1~5月,我国累计进口棉花258万吨,同比增长113.8%。

囤一吨棉花亏3000元最多亏上亿

记者四月份在青岛黄岛港采访的时候,压港的棉花还不到30万吨,现在却增加了一倍多,正因为如此,进口棉价开始不断下跌,按照现在的行情,压一吨棉花贸易商至少要亏3000元钱,如果压上十万吨,就要亏上几亿元。接着来看记者的调查。

正在为下一批到港棉花找不到地方存放而发愁的张杰,是从07年开始棉花贸易的,他今年感觉特别悲观,虽然去年他已经压缩了进口量,但还是被下跌的棉价套牢了。

山东阳谷顺达纺织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杰:单子是在二三月份下的,(行情已经在往下走,为什么还要下单子?)无法预测。认为棉花行情已经下跌到了成本价,所以下单子。

张杰告诉记者,下单子的时候进口棉花的市场行情是每磅120到130美分,而现在却跌到了每磅90美分,跌幅超过25%。他现在除了压在库里的3000吨货,在海上运输途中的还有4000多吨货,眼瞅着这些货天天在赔钱,卖也不是,不卖也不是。

山东阳谷顺达纺织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杰:3000吨,能亏700万左右。有配额亏损的少一些,卖给加工贸易的企业亏得多一点。反正都是亏。

3000吨要赔700万,这还没算海上飘着的4000吨,如果算上仓储费和银行利息,亏的就更多。

青岛金宇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全强:一吨(亏)3000元到5000元之间。十万吨棉花,两三个亿,(对企业意味着什么?)倒闭。(现在有吗?)我看,银行的还贷马上到来,很容易趴下。

有看多棉花赔钱的,也有看空规避了风险的。王全强的公司去年年初大大压缩了进口棉花量,从每年的进口10万吨压缩到4万吨,增大了仓储面积,不仅没亏反倒盈利。

青岛金宇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全强:带来相对的收入,多一千万的收入。

棉企批量倒闭出国种棉花回国销产品

我们记者采访的时候,有棉花贸易商们形容说,08年的经济危机像疾风骤雨,而这次的经济不景气却更像“温水煮青蛙”,不仅棉商们看不到棉价反弹的希望,棉花企业也是希望渺茫。记者在素有“全国棉花第一都”的山东滨州市看到,很多棉纺厂在艰难度日,有的甚至已经关门倒闭。棉花跌价了,棉纺厂的原料就更便宜,为何也经营艰难呢?来看记者的调查。

号称“中国棉花之都”的滨州市距离青岛港有400多公里,但是港口的棉花销售都直接受制于这里的用量,这里的棉纱出口量曾占到全国的四分之一。记者在这里看到,很多纺织厂牌子还在,企业却已经人去楼空。

记者看到,棉纺厂偌大的院子里,几乎所有的门都上了锁,而且锁都已经生了锈。连墙外的制冷机上也已经锈迹斑斑。车间里纺纱机原封不动停在这里,上面的棉絮已经落满了灰尘。

当地人告诉记者,这家纺织厂已经停产一年多,厂房设备正在等待处理。而就在相隔不远,记者看到,另一家纺织厂虽然牌子还在,但已经更名易主了。

调查中记者发现,滨州的这一条街上有十家左右的棉纺厂,而停产倒闭的企业就有三四家。当地人告诉记者,过去是企业找不到工人,现在是工人找不到企业。调查中记者看到,一些就算撑得住的企业也在想方设法谋出路。

这家企业就是咬着牙花了2000多万更换设备调整方向,以前产品百分之五十是出口,现在全部转向内销。同时对进口棉花采取随用随买的办法。

山东惠民鲁洁纺织公司董事长赵汝恒:现在在库里存的有500多吨,一天用30来吨,十天半月的。

由于国内棉价仍然高企,去年开始他们又利用棉种的优势,在苏丹种植了3万亩棉花,而且获得成功,将来准备扩大到四十万亩。

山东惠民鲁洁纺织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赵汝恒:能收获2000来吨棉花,一吨去了费用,最起码能挣3000块钱。
上一条:纺织品对日出口首张“免检通行证”产生 下一条:新石器龙玉饰为南京最早的龙